我没有想到,元天野居然会苏州评弹。

更重要的是,他一上场,就直奔抱琵琶的女师傅,朝人家鞠了一躬,女师傅便站起身,把琵琶让给他,他又鞠躬感谢,接过琵琶坐下,居然像模像样地开始弹了。

这倒是让我意外:“真没想到,小野还会这个。”

“对对,孟姐姐,我刚才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个,元老爷子很爱苏州评弹,所以小野从小就会,还经常在我们这群兄弟跟前卖弄呢。”元天野一走,章庭远立马就坐到了我身边,还不忘记给我斟茶,“姐姐你先喝口茶再听,小野的词儿唱的还可不错呢。”

我接过茶盏,又好奇问他:“小野怎么唱女师傅的词儿?”

“他唱的一直是女师傅的词儿,唱得可好了,孟姐姐你边喝边听。”章庭远回答得非常自然,再一次催我喝茶。

台上,元天野看到章庭远坐在我身边,先是有些烦躁地皱眉,然后看到我用意外又期待的目光看他,他的神情瞬间又自信起来,坐得端端正正,弹的也相当不错。

我也想听听元天野唱女师傅的词儿是什么感觉,依言边喝边听。

此时,拉三弦的男师傅配合着元天野的琵琶,元天野先开始唱了:“昼长夜长愁更长,忆起往事愁断肠……”

他这么一开腔,我便绷不住,刚进入口中的茶水差点喷出来,好在我自控力不错,还是咽了下去,却被呛到了气管,咳个不停。

我原见他端琵琶的姿势和手指都像模像样,知道他功底不错,又听章庭远说他自小就唱女师傅的词儿,便以为他果然能行,却忘记了他如今已然成年,嗓音早就变了,这么一唱,就像是一个假女人拿腔作调,怪诞又好笑。

章庭远也在笑,却反应很快,立刻帮我拍背:“孟姐姐,小野其实唱的很不错的,就是吧,他好久没练过这东西了,荒腔走板了。”

“小远你就胡闹,你就知道小野很久没唱了,这一唱肯定要走调逗大家笑场,你还要哄着你姐姐喝茶,瞧把絮絮都呛成什么样了?”章四夫人也笑得不行,转头看到我,又伸手来替我拍背,朝章庭远嗔怪道,“你简直就是个熊孩子。”

“没事的夫人,我呛得也不厉害,你就别怪小远了。”我确实没什么大事,只是有点可惜章四夫人这一盏好茶。

况且,我看得出来,这兄弟俩表面上是在互相斗,其实这一出是两个人互相配合来活跃气氛,逗我和章四夫人笑的。

毕竟,元天野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已经变了声,怎么可能预料不到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呢?他就是看我和章四夫人情绪都低落,就故意拿自己逗乐子的。

章庭远就是故意配合他的。

果然,元天野唱完这一句就还了琵琶下来了,催着章庭远让位:“快滚快滚,姐姐身边的位置只有我能坐!”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引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男女生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斯巴酸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斯巴酸并收藏引火最新章节第332章卡